0093:原来是戏,多情傻瓜

小说:神秘少爷 作者:将醉 直达底部

    掌门早已经面如死灰,a的应战不难对付,关键是少主的意图还有他修为高低都还是未知数。掌门冲着少主陪笑脸,说道:“少主,有些事都是误会,既然你相让我陪这个小伙子练练,那我就不客报了,小伙子你要小心了!”

    少主鄙夷地看着掌门,心中暗想:“这样的人怎么能做我九玄门的掌门,一会比试完,我就杀了他,为父亲报仇。”

    掌门为了讨好少主,未尽全力,是有意让他a,只守不攻。

    少主道:“这要更好,看我怎么收拾你!小伙子,听我口决,行则下,天定上,地固生,逆兀死。”

    a一边和掌门打斗耳边忽然响起少主的声音,细听之下,怎么那么耳熟呢?一个机灵,恍然大悟,心道:“他怎么会《行炁玉柱经》,难道他得到了蚩尤始姐的传承吗?”

    掌门守了几十招始终不敢出手,生怕伤到a,a大喝一声运行起《行炁玉柱经》,附近的炁能量如漩涡般聚集到a的头顶。对于少主的念法,a还是第一次听过,原来功法还可以这要去修习,少主所讲的功法与a自学的有着不小的差距。

    a的头顶顿时布满乌云,黑压压一片。

    少主也是一愣,没有想到a会勾通这样强大的天地能量。然后叫道:“守本心,借道用力。”少主针对a的每个动作都做了讲解和调整,向乎把所学倾囊相授。

    a按着少主的提示一步步体验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难道这才蚩尤始姐‘无限战意’的最厉害之处。

    他蓄势待发,打出一记强大的攻击,附近的青石砖全部粉碎。而掌门更是没有料到a会打出如此恐怖的一掌,想躲已经来不及,他硬着头皮接了a一掌。轰!轰!

    一声巨响,场上烟雾弥漫,半晌过后,场中只剩下a战在当中,头发冲天而立,面赤如火。掌门趴在地上,身伤重伤再了爬不起来。

    a有些不可思议地大叫道:“我打败他了,我他败他了!”

    少主走到掌门面前,说道:“掌门之印交出来,我的名号还回来。从此后,天下只有一个九玄子,而你已经辱没了这个名字。”

    掌门身受重伤,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少主说道:“当年,你向父亲进谗言,使我远走他界,最可恨的是,你为什么要杀我父亲,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收手不行吗?”

    掌门有气无力地说道:“少主,我败就是败了,你杀了我吧。老教主是我杀了,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一时糊涂犯下了大错,请少主杀了我吧!”

    少主道:“想死没那么容易,你是怎么害我父亲的,从实招来!”

    主事长老见不妙,慢慢溜到台下,隐在人群想要离开这个是非地,因为,很多主意都是他给出的,万一少主讲出了实情,自己的下场会更惨。

    少主凭空伸手一抓,就把主事长老抓到台上,没有人看出少主是如何出手的,但凭这一招在场的人几乎没有人能超越。

    主事长老被少主拿在手中,不停地求饶道:“少主饶命,杀害老掌门和设计想要强占圣女的都是他,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少主手微一用力,主事长老脖子被捏碎断了气,死状甚惨,“与你有没有关系,下去和老掌门解释吧!”

    忽然,a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他大叫道:“小心!”

    但为时已晚,少主喝道:“你竟敢动用毁界符,你……”

    轰的一声巨响,a只觉得像是世界末日一般,更像是一颗威力无比的原子弹在眼前爆发一般。他感觉自己好像是灵魂出窍一般,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消散。

    就在他所有的身体即将全部消失时,一个神秘的铠甲凭空出现,接着身体内部出现一个水晶心脏,最后一点身体组织是经过机器人改造过的基因,正在缓慢的再生、复原,接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这个残缺不全的身体带到一个陌生的世界。

    九玄门内,议事大厅内。

    圣女高高坐在上方,底下人员分两排站立。少主道:“圣女,我们演戏的水平还可以吧,怎么样,有没有奖赏啊?”

    掌门抢着说道:“论演技,我最领头功,谁和我抢我和谁急!”

    老鬼有些心痛地说:“圣女,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残忍,特别是对于一个刚刚踏入修真世界的孩子。”

    圣女道:“王长老,我了不想如此,但为了他的未来,也为了我们九玄门的未来大计,必须如此,否则,他如何担当起复兴九玄门的重任。”

    这些人的议论不提,a现在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他衣衫褴褛,形如乞丐,身体残缺不全。而且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昏迷已经持续了几个月。在这几个月时间里,多亏了他身边的一个小乞丐照顾他。

    让小乞丐惊奇的是,眼前这个昏迷的残疾人,好像身体每天都在生长、更新,残缺的地方像是在慢慢生长,对于这点她不敢告诉别人,若是别人知道了,定会骂她神经病,时间长了,她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精神正常的人。

    每天都是在凭着生存的本能生活,渴了找水喝,饿了捡些残羹剩饭,当然,从几个月前,他又多了一个任务:照顾a。

    她一个人总受别人欺负,她太孤独、太害怕,于是,她想有一个人陪着她,哪怕他是一个昏迷的残疾人也行。

    每当有人欺负她,她都是哭着对a哭诉,慢慢地,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原本,她对a不抱有任何希望,又过了几过月后,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个人一定会好起来的,而且不再是残疾人,能天天陪着我,有他再了没人了欺负我!”

    从那天起,她更加频繁的和a说话。a的身体也渐渐的痊愈,已经看不出有任何残疾,终于,有一天,小乞丐不停地对a说着傻话。a其实已经醒来几天,只是不愿说话罢了,但天天听小乞丐的话,他终于听得不耐烦,于是开口说道:“你烦不烦呢,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