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教授私心,无人之境

小说:神秘少爷 作者:将醉 直达底部

    小魔祖不知道齐教授对a说了什么,她见a似一道闪电划过,人影一晃来到那名老者面前,单掌击出,砰的一声,老者飞出三丈开外,嘴角溢出鲜血。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又有几人被a的双掌打飞,齐教授带伤出战,速度不比a慢多少,必竟他修为的高度摆在那里,他和a两人一前一后,开始了一场杀戮。小魔祖见两人如此,她也不好袖手旁观,有露网之鱼她就会出手解决。

    二十人在几息之间,便死伤过半,有几个想逃或想要发求救信号都被小魔祖击杀。她知道,一旦他们发了了求救信号,附近所有的守卫都会蜂拥赶来。

    剩下的人反应过来后纷纷亮出各自的兵器,准备殊死一搏,小魔祖道:“速战速决!”说完,她全身魔气萦绕,人移动的速度提高了几倍,每过一处都会有人倒下。

    a抽出宝剑,以真气加持,剑芒闪动,剑气使得剑锋又长了一寸许。他手腕子轻抖,便把一人的人头消落,那人死都发出一声叫喊,血柱喷射近丈。

    齐教授见a和小魔祖全出手,他暗道:“你们两个和他们打吧,后面还有恶战,我得保留一点实力。渐渐手下速度慢下来,同一名魔界的人缠斗在一起。

    那人见教授突然减弱攻势,看准这个机会,他陡然使出救命绝技,教授不防备之下竟被逼退几步,那人得到空当,从怀中掏出一章符纸,手指轻捻符纸燃着后冲天而起,接着在空中炸响。

    小魔祖气道:“你!”

    a见势不好,手下攻势又快了几分,几乎是一剑一命。教授知道自己心机耍的有些过,骂道:“他娘的,让你求救,我先杀了你。”

    他深知这求救符的厉害,不敢再托大,使出全力,掌印漫天,眨眼间杀了五人。a和小魔祖把剩下的几人杀死,小魔祖道:“快逃,再不跑就来不及了。”三人来不衣打扫战场和收集战利品,匆匆离去,地上只剩下二十具尸体。

    当附近的五名守卫接到信号赶到时,见到地上的死尸,道:“他们跑不远,快追,这些人修为在我们之上,你们三人跟我去追,另一个回去将此事上报,让主城的守卫长大人多派些人手。”

    这样一来,a他们三人就不得不改变计划,重新选择路线绕道而行,以免同前来支援的守卫碰面。这一绕,三人多走了将近十天。

    这一天,他们到了一处悬崖边,前面没有路可行。小魔祖道:“都是你干的好事,看,要不是你自私不用全力,我们何必会走到这个死胡通上。否则,我们早就到了!”

    教授忙对着小魔祖陪不是,一路上他已经摸透了她的脾气,笑着说:“这事是我不对,现在我就把那六枚魔种给你们。”他从身上拿出一只小盒子,轻轻打开盒盖,里面七枚魔种在一时间散发出强大的魔气。

    突然,黑影一闪,教授手中的盒子被抢走。a定睛一看,原来两只全身赤红的怪鸟把魔种抢走,其中的一只鸟双爪抓住盒子不停在空中盘旋,另一只则落在离a不远的地方看着a。

    教授刚要出手抢夺,a摆手阻止教授,说道:“慢,你看这两只鸟抢了东西并没有马上飞走而是停留在此,想必他们是有事告诉我们。”

    小魔祖和教授都不信,觉得a说的有些离谱。可事实却让他们大吃一惊,那只地上的鸟像是听懂了a的话,嘎嘎地叫了两声,并向悬崖边退了几步。

    a轻轻向前迈了一步,那鸟又后退了几步,停下后再次看着a。a心道:“看来,它是想让我到悬崖边上去。它想干什么呢,要告诉我什么事?”

    他心中带着疑问,来到悬崖边。

    忽然,另一只鸟全身燃起了火,像是火球般从高空俯冲下来直奔a的后背。速度之快,让人无法想像,就连小魔祖和齐教授都没能反应过来。当他们反应过来时,a已经被火鸟冲撞着飞出了悬崖,消失不见。

    两人一阵呼喊,可哪里还有a的半点人影,下面深不见底,云舞缭绕,从这里掉下去生还的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两人的争吵埋怨不提,a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力撞到自己后背上,他眼前一花,出现在一片沙漠里。

    “这里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难道这里是悬崖的底部?”他脑中一下浮现出无数个问号。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脚下。

    四周空旷无垠,除了沙还是沙,脚下则是不知是人还是兽的骸骨。他忙向边上挪了两步,说了声:“抱歉了,前辈,晚辈不是有意的,你别见怪!”

    他想了一会儿,完全搞不清状况。最后决定四处走走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打定主意,他开始朝着一个方向走。走了一个时辰后,他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又见到那个骸骨。

    开始,他还以为是错觉,后来,他又重新走了几次,每次都是走一个时辰后便又回到原地。这下,他更加心惊。他心道:“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我要被困在这里,永远都出不去吗?”

    他大叫道:“有人吗?有人吗?”

    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应,他索性不走,坐在地上修炼起来。他心道:“必须先静下心想出一个办法才行,我必须要从这里离开。”

    a打坐修炼,在他不知不觉中,时间又过去了三天。就在他打坐入定时,他附近的骸骨以微不可查的速度移着,两只火鸟把七枚魔种放到骸骨旁边,一闪又消失在茫茫沙漠中。

    元婴期的他已经可以不需要食物,他这一坐一直没有醒过来,在入定的状态下,他的元婴好像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并且好像要出来。在不明情况下,a不敢贸然放出元婴离体。

    元婴就在他丹田里修炼开,随着元婴的慢慢壮大,五官容貌越来越像a。婴力越来越多,不过,这一婴力却很难操探。

    他忽然想起《行炁玉柱经》中有对婴力的操控的功法,全书内容他已经背得很熟,此刻他慢慢回忆,然后开始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