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一座大墓

小说:大道主 作者:飘荡的云 直达底部

    那只小山般的怪兽似乎就是被银白sè的石碑给追赶,而且在追赶的途中,银白sè的石碑不停的向着那怪物砸了下去,每一次砸在怪物的身上,怪物都发出一声嘶吼,同时鲜血飞洒。书群4∴⑧0㈥5非常文学*~

    é“¶ç™½sèsè石碑在空中转动一番飞洒出来的怪兽鲜血就被那银sè石碑给吞噬掉。

    ä¸æ—¶çš„可以看到小山般的怪物回头,口中喷出一股火焰,那火焰击中银白sè的石碑的时候,银白sè的石碑之中就会有一缕血sè的气息飘散出来消失不见。

    å¦‚此反复,赵硕渐渐的察觉出一些©n道来,那银sè的石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仿佛只是具有一种本能,本能的想要吞噬那怪兽的血气jÄ«ng华,而那怪兽每一次的攻击却将银白sè石碑吞噬的血气jÄ«ng华给炼化一空,使得银白sè石碑没有任何的收获。

    å¦‚此往复,小山般的怪物气势越来越弱,而银白sè石碑却是没有什么变化,原本距离遥远,不过没有多久,一追一逃,那小山一般的怪物还有银sè的石碑便临近了赵硕的所在。

    ç­‰åˆ°é‚£æ€ªç‰©ä¸´è¿‘的时候,赵硕惊恐的发现那怪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有一种将自己的神魂给压碎的迹象,而且随着怪兽临近,那种感觉就越强。

    â€œå¤©å•Šï¼Œè¿™åˆ°åº•æ˜¯ä»€ä¹ˆæ€ªå…½ï¼Œå°±ç®—是圣人将威压全开也不过是如此吧。”

    åŠªåŠ›çš„催动造化塔,赵硕总算是在怪兽临近有数十里的时候将自己的神魂稳固住,若非赵硕有造化塔护住神魂的话,恐怕此时已经魂飞魄散了。

    ç¡®ä¿¡è‡ªå·±ä¸ä¼šå› ä¸ºé‚£æ€ªå…½èº«ä¸Šæ‰€æ•£å‘出来的气势而丢了xìng命,赵硕这才有功夫想其他,看着那怪兽被那银sè的石碑给砸的头破血流的凄惨模样,赵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在这样一个倒霉的怪兽面前,连其气势都抵挡不住,难道说这是一头圣兽不成。

    ä¹Ÿæ€ªä¸å¾—赵硕会如此想,因为哪怕是无限接近圣人存在的青丘怜儿的气势赵硕也都感受过,可是青丘怜儿的气势万万及不上这怪物的万分之一。

    å¦‚果说这怪兽是圣兽的话那还说得过去,不然的话赵硕真的不知道到底这世间有什么样的怪物会那样的恐怖。

    å¯¹äºŽæ€ªå…½æˆåœ£èµµç¡•å¹¶ä¸è§‰å¾—不可以接受,在赵硕的眼中,hún沌魔神当中的那些魔祖岂不是就如同眼前的怪兽一般,都是一副怪物的模样吗,说不定将这怪物丢尽hún沌魔神当中,说他是hún沌魔神一族的一名魔祖都不会有谁怀疑。

    â€œèŽ«éžè¿™æ˜¯ä¸€å°Šhún沌魔神的魔祖吗?”

    èµµç¡•å£ä¸­è½»å£°å˜€å’•ç€ï¼Œä¸è¿‡å¾ˆå¿«èµµç¡•å°±æ‘‡äº†æ‘‡å¤´æŽ¨ç¿»äº†è¿™ä¸ªçŒœæµ‹ï¼Œè‡³å°‘赵硕没有从这怪兽身上感受到hún沌魔神的气息,说他是hún沌魔祖,赵硕也不大相信。

    å°±åœ¨èµµç¡•æƒ³ç€è¿™äº›çš„时候,突然赵硕发觉自己所在的黝黑的石碑竟然颤动起来。

    â€œæ€Žä¹ˆå›žäº‹ï¼Œéš¾ä¸æˆåœ°éœ‡äº†å—?”

    èµµç¡•è¿˜æ²¡ååº”过来,就感觉整个石碑飞了起来,然后向着那小山一般的怪兽狠狠的镇压了下去。~

    â€œå—·å‘œâ€

    é‚£æ€ªå…½å‘现自己被黝黑的石碑给锁定,仿佛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一双眼睛当中竟然灵动的lù出惊惧还有绝望的神sè。

    çž¬é—´èµµç¡•æ„Ÿè§‰çŸ³ç¢‘狠狠的镇压在了那怪兽的身体之上,比起那银白sè不够一人高的石碑来,这万丈高的黝黑石碑显得无比的霸气,一下子就将那怪兽给震死了。

    é“¶ç™½sè的石碑的反应也不比那怪兽好多少,察觉到了黝黑石碑的存在竟然调转方向迅速消失不见。

    èµµç¡•çœ¼çççš„看着这一切在极短的时间当中发生,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

    è¿‡äº†å¥½å¤§ä¸€ä¼šå„¿ï¼Œèµµç¡•å‘觉石碑又回到了原处,只是看过去,原本怪兽被震死的地方连一点血迹都没有,甚至连镇压的痕迹都没有。

    èµµç¡•å’§äº†å’§å˜´ï¼Œææ€–啊,那石碑肯定是没有着实的砸在大地之上,只凭着一股子势便将一头强横的怪兽给生生的震死,赵硕相信,哪怕是一名圣人在这石碑的镇压之下也不会比那怪兽强多少,绝对会被瞬间镇杀。

    èµµç¡•è½»å£°å˜€å’•é“:“奇怪了,那怪兽被震死了,可是怪兽的尸身呢,怎么会消失不见呢,莫非这石碑也如先前那银sè的石碑一样将那怪兽给吞噬掉了吗”

    æƒ³åˆ°å¦‚今自己的处境,赵硕感觉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既然这诡异的石碑会吞噬自己的力量和jÄ«ng血,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够吞噬了那怪兽呢。

    æƒ³åˆ°ä¸€å¤´å¼ºæ¨ªæ— æ¯”的怪兽竟然被这石碑给吞掉了,赵硕就感觉浑身发寒,这也太离谱了吧,岂不是说自己将来也会如那怪兽一般被这诡异的石碑给吞噬掉吗。

    èµµç¡•å¿ƒä¸­éžå¸¸çš„不甘,口中发出一声大吼,猛然挣脱,让赵硕惊愕的是他那挣脱之下,上半身竟然挣脱了出去。

    è™½ç„¶è¯´åªé€ƒå‡ºäº†åŠæˆªèº«å­ï¼Œå¯æ˜¯è¿™ä¹Ÿè®©èµµç¡•æƒŠå–œçš„差点昏过去,因为他先前试过了无数额半个,莫说是逃出半个身子,就算是赵硕自认倒霉想要遁出神魂都无法做到,却没有想到眼下竟然可以逃出半个身子来。

    åˆšè„±ç¦»äº†é‚£çŸ³ç¢‘,赵硕就感觉到从石碑之上传来一丝的引力,赵硕脸sè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拖着半截身子立刻逃走。

    å¨˜çš„,若是再被吸住的话,鬼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脱离那石碑了。

    èµµç¡•åŸ‹å¤´é€ƒè·‘,或许是那石碑感觉赵硕身上没有什么油水,又或者是正专心的吸收那怪兽的jÄ«ng华,所以让赵硕逃了出去。赵硕逃出了差不多有数百万里这才停了下来。

    ä¸è¿‡è¿œè¿œçš„望去,仍然可以看到那高达万丈的恐怖石碑,此时赵硕身在高空之中,向着那石碑望去,赵硕的脸sè变得无比的怪异,嘴巴张大,眼中所流lù出来的神sè就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çœ¨äº†çœ¨çœ¼ç›ï¼Œèµµç¡•æ€ªå«ä¸€å£°é“:“见鬼了,那……那石碑竟然是一块坟墓的墓碑,先前我认为的大山赫然是一座大墓”

    ä¹Ÿæ€ªä¸å¾—赵硕会如此的怪叫了,毕竟赵硕察觉到那恐怖的石碑竟然是一座坟墓的墓碑之后,赵硕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ä¸”不说其他,就说那大墓当中到底葬着何等伟大的存在,一件威能可比至宝的石碑立在那里,那么大墓的主人需要多么的强大啊。

    åœ£äººå—,恐怕就算是真的是圣人的坟墓也无法与眼前的大墓相比吧。不知道为什么,赵硕心中泛起了如此的感悟。

    èµµç¡•æ·±æ·±çš„看了那大墓一眼,头也不会的就走,不管那大墓是什么样的强者的坟墓,又或者其中又何等惊人的宝物,他心中都生不起一丝贪婪的念头来,实在是那墓碑太恐怖了,已经有了一丝被石碑差点吸chéng人干的经历,赵硕绝对不会再轻易的靠近那墓碑。

    åœ¨ä½Žç©ºä¹‹ä¸­ï¼Œèµµç¡•æŒç»­çš„飞行,差不多几个时辰的时间,赵硕根本就没有见到任何的特异存在,仿佛在这里只有那一处孤零零的大墓一样。

    èµµç¡•ä¸ç›¸ä¿¡åœ¨è¿™é‡Œåªæœ‰é‚£ä¸€åº§å¤§å¢“,一定还有其他的存在,毕竟他先前是见过那银白sè的石碑还有强横的怪物的。

    æ­£å½“赵硕百无聊赖的时候,前方一阵bō动传来,赵硕眼中流lù出怪异之sè,只见前方一方银白sè的石碑上面挂着一个由青绿sè的枝桠还有各sè的huā朵组成的huā环,而且还是顶在那银sè石碑的衣角。

    èµµç¡•è§‰å¾—如果那石碑是一个人的话,就是一个带着huā帽子的人了。

    èµµç¡•æ„Ÿè§‰è‡ªå·±å¦‚此的想法实在是jÄ«ng神有些不正常,若说一个人顶着huā帽子又或者一只怪兽顶着huā帽子也不是不可接受,偏偏若说一块石碑也学人一样顶着huā帽子的话,那也太诡异了吧。

    è™½ç„¶è¯´å¿ƒä¸­ç«­åŠ›çš„想要否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赵硕总觉得那huā环是哪银白sè的石碑故意顶着的。

    èµµç¡•å…ˆå‰æœ‰æ‰€çŒœæµ‹ï¼Œæ—¢ç„¶é‚£é»é»‘sè的石碑是一座大墓的墓碑,那么这银白sè的石碑呢,会不会也是一座坟墓的墓碑呢。

    èµµç¡•æ„Ÿè§‰é‚£å·¨ç¢‘还有银sè石碑处在了在颜sè还有大小方面有所不同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不同了,那么银sè的石碑很有可能就是一座坟墓的墓碑。

    æƒ³åˆ°é“¶sè石碑先前吞噬怪物的血气jÄ«ng华,赵硕就是一阵的心悸,那银sè石碑如果说打自己的注意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就危险了吗。

    æ­£å½“赵硕试图悄悄的远离那银sè的石碑的时候,在数十里之外的银sè石碑似乎察觉到了赵硕的存在,向着赵硕追了上来。

    èµµç¡•å“了一跳,连忙逃窜,不得不说在xìng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赵硕逃命的速度还是相当之快的,可是比起那银白sè的石碑来,赵硕的速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眼看着赵硕就要被追上。

    èµµç¡•ä¸ç¦å°†ä¸€ä»¶å…ˆå¤©çµå®ç¥­å‡ºï¼Œç‹ ç‹ çš„向着那石碑砸了过去。

    å’£å½“一声,银白sè的石碑只是顿了一下,可是那一件先天灵宝却是被震dàng的宝光暗淡无比。

    èµµç¡•å¯æ²¡æœ‰jÄ«ng力管这些,再次将灵宝朝着石碑砸下去,这一次就听得咔嚓一声,赵硕本以为那咔嚓声是石碑被砸碎的声音,但是一眼看去的时候,赵硕手哆嗦了一下,原来碎裂的不是什那银sè的石碑,而恰恰是赵硕手中的那件先天灵宝。

    é‚£å¯æ˜¯ä¸€ä»¶å…ˆå¤©çµå®å•Šï¼Œåªæ˜¯å†²ç€é‚£é“¶sè石碑砸了两下而已,竟然生生的被震碎了。

    èµµç¡•ä¸¢æŽ‰æ‰‹ä¸­çš„先天灵宝,转手取出另外一件先天灵宝来继续逃跑,而那银sè石碑却是在空中稍稍的停顿了一下,将那碎裂的先天灵宝给卷走,那碎裂的先天灵宝没入到石碑当中消失不见。

    èµµç¡•æ°æ°æ³¨æ„åˆ°äº†è¿™ä¸€å¹•ï¼ŒæƒŠå‘¼ä¸€å£°é“:“不是吧,难不成还要吞噬先天灵宝不成?”

    èµµç¡•çœ‹äº†çœ‹æ‰‹ä¸­çš„先天灵宝,心中一动,将那先天灵宝丢了出去,赵硕并没有向着石碑所在的方向丢过去,而是丢向另外一个方向。

    åªè§é‚£é“¶sè的石碑一下子出现在被赵硕丢出去的先天灵宝的所在,那先天灵宝瞬间消失不见,赵硕心中震撼不已,这银sè石碑给赵硕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具有灵xìng的生命一样。

    ä¸€ä»¶ä»¶çš„先天灵宝还有各种灵材被赵硕丢了出去,如果是有人看到赵硕如此做的话,肯定会指着赵硕大骂败家子不已,但是赵硕却是有自己的苦衷。

    ä»–不得不这么干,那银sè的石碑此时已经超过了一人高,比起先前来足足大了有一半左右赵硕感觉那些消失的先天灵宝十之**便是被那石碑给吞噬掉了,不然的话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灵宝会消失,同时石碑还诡异的增大了不少。

    å°±ç®—是赵硕的身价也不可能无限的将灵宝还有灵材拿给银sè石碑啊,赵硕几次停下来,但是每次都是被银sè石碑追上,银sè石碑没有吞噬赵硕,反而是冲着赵硕一阵猛砸,将赵硕给砸的不chéng人形。

    å‰§ç—›ï¼Œç»å¯¹æ˜¯æ— æ³•å¿è€çš„剧痛,那剧痛让赵硕不得不再次的丢出灵宝或者灵材,唯有如此才能够让那石碑停下对他的重击。

    èµµç¡•åˆ«ææ˜¯å¤šä¹ˆçš„苦闷了,他竟然被一个石碑给打劫了,这要是传扬出去的话,不知道会让多少人跌碎了了眼镜呢。

    â€œä¹éœ„神雷轰”

    èµµç¡•ä¸¢å‡ºä¸€ä»¶çµå®çš„同时,一道神雷向着那石碑轰了过去,神雷轰在石碑之上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反应,你石碑悠然的将灵宝给卷走,甚至都没有在意赵硕引来神雷轰击与它。

    ç´§æŽ¥ç€èµµç¡•è¢«çŸ³ç¢‘给砸了一下,被砸了一下赵硕苦笑着又丢出一件灵宝来,似乎是作为方才引神雷轰击银白sè石碑的补偿。

    å‡ å¤©çš„时间过去,赵硕经过多次的试验,已经æ¸…楚了那银白sè石碑的规律,每天他都要投入数百之多的灵宝或者灵材,又或者灵根也行,当然赵硕也以各种普通的东西试验过,一旦他丢出什么石头了,烂木头之类的,那银白sè石碑就会给赵硕狠狠的来几下,让赵硕尝一尝苦头。

    ä¼¼ä¹Žæ˜¯è®¤å®šäº†èµµç¡•æ˜¯ä¸€ä¸ªå¤§è´¢ä¸»ï¼Œé‚£çŸ³ç¢‘紧紧的缠住赵硕,不管赵硕用什么办法,反正就是无法摆脱那石碑。

    ç†Šç†Šä¸šç«å‘着石碑烤了过去,但是让人恐惧无比的业火对于石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赵硕无爱的看着业火被石碑震散,丢出了一株灵根给石碑吸收,以免遭受石碑的打击。

    â€œå†æ¥â€

    åˆæ˜¯å°åŠä¸ªæœˆçš„时间过去,赵硕都有些麻木了,此时那银白sè的石碑已经有两人多高了,依然是顶着那huā环跟在赵硕的身后。

    çœ‹äº†å±è‚¡åŽé¢å¦‚同吊死鬼一般死死的缠着自己的石碑,赵硕挥动锤头将其砸碎的心思都有了,但是赵硕试验了太多的办法,愣是没有一种办法对其有用的,为此赵硕付出了大量的宝贝。

    ä»¥èµµç¡•èº«å®¶ä¹‹ä¸°åŽšï¼Œè¿‘一个月的时间当中,赵硕丢宝贝丢的都不知道心疼是什么感觉了,而且这样的日子似乎也没有尽头。

    æ‘†è„±äº†é‚£é»é»‘sè的石碑,没想到刚脱离了虎口又落入到了狼口之中,实在是够倒霉的。

    æƒ³åˆ°é‚£é»é»‘sè的石碑,赵硕心中一动,难不成要掉头去那大墓的所在吗,赵硕相信,只要自己进入到那大墓的范围当中的话,银白sè的石碑肯定不敢靠近。

    åªæ˜¯åˆ°æ—¶å€™è‡ªå·±æžä¸å¥½å¾ˆæœ‰å¯èƒ½ä¼šè¢«é‚£é«˜è¾¾ä¸‡ä¸ˆçš„墓碑给吞掉,这让赵硕很难做出决断来。

    å°±åœ¨èµµç¡•æƒ³ç€è¿™äº›çš„时候,忽然前方出现了一块高大的石碑,石碑差不多有数千丈之高,当然比起赵硕曾经见过的那黝黑石碑小了不少,但是比起追在赵硕身后的银sè石碑要大不少。

    â€œå’¦ï¼Œåˆä¸€å—石碑,竟然是一座坟墓,那石碑果然是一块墓碑呢。”

    èµµç¡•å‘现前方的那石碑赫然是一座坟墓的墓碑,这是赵硕见到的第二座坟墓,第三块石碑,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此时正跟在赵硕身后的那一块银sè石碑应该就是一座坟墓的墓碑,就是不知道这块银sè石碑所镇的坟墓在何方。

    èµµç¡•çœ‹ç€é‚£çŸ³ç¢‘,几次想要靠近按数千丈的石碑,但是最终赵硕还是放弃了,他不敢保证自己若是靠近那石碑之后会不会被你石碑飞起然后生生的震死,毕竟有前车之鉴,连那一头很有可能是圣兽的强大怪物都被震死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xìng命开玩笑。

    é“¶sè石碑做多是打劫他的灵宝,可是其他的石碑搞不好就是要赵硕的xìng命,孰轻孰重能够,赵硕还是能够分得清的。

    èµµç¡•ä¸¢å‡ºä¸€ä»¶çµå®ï¼Œç„¶åŽä¾‹è¡Œä»¥å¾€çš„举动,向着银sè石碑道:“强盗墓碑,你给我听着,吃了小爷我那么多的宝贝,至少带我去你镇压的那坟墓看一看啊。”

    æœ¬ä»¥ä¸ºè¿™ä¸€æ¬¡ä¸ä¼šæœ‰ä»€ä¹ˆç»“果的,但是出乎赵硕的意料,那银sè石碑竟然颤动了一下,然后在赵硕身上轻轻的撞了一下,就算是很轻了,也撞得赵硕浑身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ä¸€ä¸‡ä¸€é€ä¸Šï¼Œç ¸huāhu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