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帝王妃

小说:大道主 作者:飘荡的云 直达底部

    TXT电子书下载e^看赵硕点了点头道:“伯父你们也小心一些,等我引走了那怪物,这风暴相信要不了多久便会停下来,在这期间你们自己多加小心”

    赵硕在夏之言等几个考古队员惊诧的目光当中冲天而起,破开一片的沙暴消失在众人的眼前,赵硕冲进一片沙暴当中,满天的尘沙的威力越来越强,根据赵硕推断,如果再有一盏茶的时间的话,这漫天的黄沙的威力就会显lù出来,若是吹在人的身上的话,完全可以将人给吹成筛子

    不过随着靠近那具棺木的所在,黄沙的威力相应的也就越来越强,渐渐地一粒沙子所蕴含的力量竟然能够将一开jīng钢铁板给dòng穿,可以想象那沙尘所蕴含的威能是多么的庞大

    赵硕周身闪烁着光芒,那一层光芒将满天的尘沙给挡在外面,很快赵硕就到了那棺木的近前

    看着那一具棺木,赵硕只觉得那棺木相当的眼熟,心中一动,赵硕立刻就想起自己为何觉得这棺木眼熟了,因为这具棺木他同苏教授还有柳寒秋都曾见过,不正是当初悬浮在那帝王棺木周围的几具明显是帝王妃子的棺木当中的一具

    赵硕当初可是亲眼看过其中的尸身的,那些尸身因为有万年檀香木的保存,所以一具具都是栩栩如生,可是栩栩如生归栩栩如生,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命存在的

    但是眼下这棺木竟然就悬在空中,他甚至能够从其中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的源泉,整个沙漠的风暴的源头就是这棺木之中的存在

    赵硕眼看着如果在任由棺木当中的存在继续下去的话,下面的考古队怕是就有危险了,因此祭出宝剑直接向着那棺木狠狠地斩了下去

    出乎了赵硕的意料,就在那宝剑就要斩在棺木之上的时候,只见棺盖猛然之间打开,从其中探出一只手来,只见那只手晶莹剔透,恍若白yù一般,宝剑斩在那yù手之上竟然被弹回,这让赵硕大为吃惊

    不过棺木当中也传出一声痛呼声,看得出对方虽然接下了宝剑,但是也不是没有受到一点的伤害

    只是赵硕同样感觉震惊,要知道他祭出的可不是一般的宝剑,而是九子鬼母yīn阳剑,就算是专n修炼ròu身的修行之人也不敢空手去接他一剑的,可是现在棺木当中的存在竟然以手接了他一剑,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这如何不让赵硕感觉惊讶啊

    èµµç¡•ååå°±ä¸ä¿¡è¿™ä¸ªé‚ªäº†ï¼Œå†æ¬¡å°†å®å‰‘祭出,冲着那棺木狠狠地斩下,这一次倒是没有收探出来,不过棺盖飞起正轰在宝剑之上

    é‚£æ£ºç›–不过是一块大石头罢了,倒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被赵硕一剑轰碎成了漫天的碎屑

    è§åˆ°å¯¹æ–¹è¿™ä¸€æ¬¡ä¸æ•¢ä»¥æ‰‹æ¥å¯¹æŠ—自己的宝剑,赵硕这才冷哼一声道:“何方妖孽,藏头lù尾算什么本事,还不出来一战”

    é¡¿æ—¶ä¸€å—棺木崩碎,一道身影出现,只见对方身着华贵的衣衫,看上去就是一位尊贵的王妃,只是对方双眼之上闪烁着红光,看上去相当的诡异

    å¦‚果不是那一双眼睛当中所闪烁的红光的话,对方倒也算得上是一位万里无一的绝代佳人,只是那眼中的红光将对方的气质给衬托的有些邪恶

    â€œjiāo出我家大王”

    èµµç¡•æ²¡æœ‰æƒ³åˆ°å¯¹æ–¹å¼€å£è¯´è¯ç«Ÿç„¶ä¼šæ˜¯è¿™ä¹ˆä¸€å¥è¯ï¼Œè¿™è®©èµµç¡•æœ‰äº›ä¸ç€å¤´è„‘,什么大王,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口中的大王是谁,又如何能够jiāo出来呢

    å¾ˆå¿«èµµç¡•å°±ååº”了过来,对方口中的大王难道说就是再那帝王棺木当中的那尊帝王尸身,可是自己只是打开棺木看了一眼而已,根本就没有去动其中的帝王,甚至连其中的那块印玺也因为苏教授的缘故放回到了棺木当中

    è‹æ•™æŽˆè¿˜æœ‰äº›å¯æƒœé‚£å°çŽºéšç€å¤§å¢“崩塌而消失呢,现在这帝王的妃子竟然找上©n来,向自己讨要什么帝王,可惜的是自己也不知道她那帝王究竟被空间luàn流给卷到了哪里去

    èµµç¡•ç¥­å‡ºä¸€å›¢å¤ªé˜³çœŸç«å‘着对方攻了过去,既然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邪异的气息,赵硕边先下手为强,免得遭受对方的攻击

    å½“赵硕祭出的太阳真火到了对方的身前的时候,赵硕本以为对方会闪避开来的,可是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对方再一次的探手向着那一团太阳真火猛地一抓,一团太阳真火愣是被其一把抓破,化作了漫天的火苗散落四方

    é‚£äº›å¤ªé˜³çœŸç«èžå…¥åˆ°ä¸‹æ–¹çš„沙漠当中,结果这些太阳真火融入地脉,顿时使得这一片沙漠加的炎热干燥

    è¿™ä¸ªæ—¶å€™èµµç¡•æ–¹æ‰çœ‹æ¸…楚点对方手上竟然带着一只晶莹的手套,那手套的颜sè同肌肤的颜sè相似,若是不仔细去看的话甚至都无法分辨出来

    è§åˆ°å¯¹æ–¹æ‰‹ä¸­å¸¦ç€æ‰‹å¥—,赵硕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对方可以空手接下自己的宝剑了,而且那只手套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的宝剑,虽然说使得对方受了点轻伤,只是就算是如此,那手套只怕也是一件先天级别的灵宝

    è¿™ç§è®¤çŸ¥è®©èµµç¡•å¯¹è¿™nv子的身份充满了好奇,拥有一件先天灵宝,很显然对方的身份应该相当的不简单,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奇nv子,竟然也被殉葬在那大墓当中,成为陪伴在那帝王身边的几位王妃当中的一员

    å¦‚果从这nv子的身份上来推断的话,那么那帝王的身份恐怕加的不简单,试想一下,又有几位帝王能够以修行之人来殉葬呢,这需要多么强势的人物才能够将这样强悍的nv子拿来殉葬啊

    èµµç¡•çš„攻击过后,那nv子也开始反击,只见其腰间的一条丝带猛然之间飞出,宛若一条彩sè的巨蟒向着赵硕缠绕过来,赵硕从那丝带上面感受到了后天灵宝的气息,可见这条丝带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åªä¸è¿‡èµµç¡•å¦‚今眼界何等之高,不如先天还真的没有多少后天宝贝能够入得了赵硕的法眼

    å½“然如果只是一件后天灵宝的话,赵硕也不用放在心上,可是那丝带飞出的时候,赵硕却是肃穆以待,因为他不止感受到了后天灵宝的气息,让赵硕为之震动的是,他从那丝带之上竟然感受到了功德的气息

    å¦‚果他的感应不差的话,那么这条丝带可就真的不简单了,根本就是一件丝毫不比先天灵宝差,甚至还要显得珍贵几分的后天功德灵宝,这等宝贝可是号称杀人不沾因果,而且威能也相当的强悍的

    çœ‹ç€é‚£è¿Žé¢é£žæ¥çš„宝贝,赵硕手中紫光闪烁,只见紫薇打神尺出现在赵硕的手中,手中执着紫薇打神尺,赵硕眼中jÄ«ng光闪身,冲着那宝贝就是一下打了下去

    å¦‚果是换做一般的宝贝甚至就是先天灵宝,如果被紫薇打神尺给打一下的话,十之**都会被直接打散灵宝当中的神念,倒是灵宝失控

    å¯æ˜¯å½“紫薇打神尺打在那一条丝带之上的时候,一团选黄sè的光芒闪过,竟然将紫薇打神尺给挡住,硬是无法撼动丝带当中的神念

    ä¸è¿‡ç´«è–‡æ‰“神尺虽然无法将宝贝当中的神念打散,倒也不是没有一点的作用,至少那一尺下去,至少将那丝带给打的失去了劲头,在紫薇打神尺接连三次打击之下,丝带之上的玄黄sè光芒却是越来越暗淡,最后没入到丝带当中

    ä¸å¸¦é£˜è½åˆ°å¯¹æ–¹çš„手中,赵硕冷笑道:“不过是一件沾染了一丝功德之气的后天灵宝罢了,还难不倒本尊,有什么宝贝就拿出来,我还就不怕同你比拼宝贝”

    é‚£nv子生前肯定是非常的不简单,受尽宠爱,恐怕从来都没有受到过什么委屈,如今受到赵硕的挑衅,那nv子带在手腕之上的一只翠绿sè的yù镯脱落,瞬间化作小山般大小向着赵硕砸了下来

    èµµç¡•è§åˆ°è¿™ç§æƒ…形,嘴角lù出一丝笑意,手一翻,同样是一件宛若jī血石一般的红sèyù镯飞出,同样是变得巨大无比,只见空中,一件血红sè一件碧绿sè的yù镯撞在一起,两件宝贝当中,碧绿sè的yù镯的宝光瞬间变得暗淡起来,甚至上面还出现一道道的裂纹,原来在两件yù镯的撞击当中,那碧绿sè的yù镯差点被撞碎

    æ¯•ç«Ÿèµµç¡•ç¥­å‡ºçš„乃是一件先天级别的宝贝,而那nv子所祭出的不过时一件后天灵宝罢了,没有当场被撞碎,已经是非常的幸运的了

    nv子见到这种情形,顿时大怒,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只见nv子脚腕之上带着的一串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èµµç¡•å¬åˆ°é‚£é“ƒå£°åªè§‰å¾—心神摇曳不已,赵硕心中一动,只见一件紫金大钟正无风自动发出如同暮鼓晨钟一般的响声

    é‚£å“å£°éœ‡åŠ¨å¿ƒç¥žï¼Œä½¿å¾—赵硕心神宁静无比,可是对于那nv子来说,那钟声却是犹如一根根的银针一般向着nv子的识海刺去

    æ‚¬åœ¨ç©ºä¸­çš„铃铛防腐是受到了紫金大钟的刺jī,发出的铃声越发的急促刺耳起来,只可惜就算是那铃声再怎么的急促和刺耳,都被那悠扬的钟声给稳稳的压住

    èµµç¡•çŒ›åœ°éœ‡åŠ¨ç´«é‡‘大钟,顿时就见那一串铃铛在空中爆裂开来,成为一件废品就算是那nv子也被震得心神摇曳不已,面sè苍白,连连后退方才抵消了钟声的威能

    â€œå±â€

    ä¸€å£°å‘µæ–¥ï¼Œåªè§nv子眼中的那血sè猛地爆shè开来,好像是那血sè加的浓郁,可是赵硕却是敏锐的察觉到nv子的实力正在飞快的提升在,那感觉就好像是吃了什么大补之物似的

    èµµç¡•ä»Žnv子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危险的气息,连忙震动紫金大钟,那钟声宛若实质一般,化作一座座虚幻的紫金大钟向着那nv子撞了过去

    å¯æ˜¯nv子猛地眼中shè出血光,两道目光有如实质,一座座的虚幻的紫金大钟在那血sè的目光前猛地崩碎

    â€œå¥½ææ€–的眸光,只怕就是金仙级别的强者被那目光给shè中,怕是也要身受重伤,若是要害部位的话,连xìng命都可能给搭上”

    èµµç¡•å¯¹äºŽé‚£nv子眸光的威力可是非常的忌惮的,虽然他不是惧怕对方的眸光,只是对方的实力突然发生变化,那情形实在是有些诡异,这让赵硕心中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è™šç©ºç ´ç¢Žï¼ŒçŒ›ç„¶ä¹‹é—´ä¸€åªåˆ©çˆªä»¿ä½›æ— è§†ç©ºé—´çš„距离向着赵硕心口直掏了过来,似乎想要将赵硕的心给挖走

    èµµç¡•å†·å“¼ä¸€å£°ï¼Œå°†ç´«é‡‘大钟镇在身前,猛地一击紫金大钟,顿时钟声轰鸣不已,仿佛一座紫金大钟从大钟当中飞出,正轰在那森森的yù手之上

    ç´«é‡‘大钟的虚影崩碎,可是那一只yù手也瞬间崩碎,nv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瞬间消失不见,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距离赵硕数里远的地方

    èµµç¡•æœ¬èº«ä¹Ÿè¢«å“了一跳,毕竟赵硕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如此突兀的跨域虚空,若非自己反应及时的话,搞不好就要被对方给得手了

    å½“然想要将自己的心给掏走,对方还未必有这个能力,只是虚惊一场总是难免的

    æµ‘身的实力被压制着无法发挥出来,赵硕有一万种办法将对方瞬间湮灭,但是就是因为一身的实力被压制的只能发挥出仙人级别,导致赵硕许多威力强悍的神通秘法都无法施展,不然的话,对方区区一个活死人,根本就费不了什么功夫

    å¿ƒæ€è½¬åŠ¨ï¼Œèµµç¡•å¼€åŠ¨è„‘筋,寻找一种办法来对付对方,只是赵硕想了一圈,愣是没有能够寻到实力不高就能够发挥出强大的威力的神通秘法

    ä¸è¿‡çŒ›ç„¶ä¹‹é—´èµµç¡•å¿ƒä¸­ä¸€åŠ¨ï¼Œå˜´è§’lù出一丝yÄ«n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甚至有些兴奋的道:“我真是笨啊,怎么将那么一©n厉害的神通给忘记了”

    å’’术,让赵硕如此兴奋,甚至难以自持的就是咒术,当初赵硕曾得到九座蕴含有咒术师传承的祭坛,每一座祭坛当中就传承一©n威力强悍的咒术

    8

    ä¸€ä¸‡å­—,有huā砸hu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