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轻松摆平

小说:大道主 作者:飘荡的云 直达底部

    马大帅面『sè』一冷道“听涛夫人,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界,这里是京师,是我们几人的地盘,让你们落脚那是给你们面子,如果你们不识抬举的话,哼哼……”

    看得出听涛夫人心中到底有几分忌惮之意,毕竟如果马大帅真的联合京师当中的那几个老家伙一起*迫他们夫『fù』的话,就算是他们夫『fù』再不甘,恐怕也要离开京城。[本章由为您提供]lingdiankans

    这也是听涛夫人在见到马大帅不肯善罢甘休,所以背剑书生出面之后,寻了一个台阶下来,而通天真人自然也是因此方才勉强给马大帅一个『jiāo』代,心中的不满自然是发泄在了背剑书生的身上。

    听到听涛夫人的传唤,蔡『yù』连忙赶来,不过当蔡『yù』知晓眼前的男子竟然是马家的人的时候脸『sè』变得难看起来。

    马大帅目光肆无忌惮的在蔡『yù』的身上扫视着,『sè』『』『­ã€çš„道“嗯,不错,不错,竟然是一个熟『fù』,放心,本大帅会非常的怜惜你的。”

    è¢«é©¬å¤§å¸…给盯得浑身不自然的蔡『yù』在听了马大帅的话之后不禁身形一颤,向着听涛夫人看了过去,听涛夫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之『sè』道“蔡『yù』,这位是马大帅,乃是马家的老祖宗,实力强大,此来乃是为了马邦燕等人讨一个说法,我们只好将你『jiāo』给马大帅,不过你放心,马大帅是出了名的怜香惜『yù』,不会将你怎么样的。”

    è”¡ã€Žyù』心中一寒,神『sè』复杂的看了听涛夫人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夫人当年救过蔡『yù』一名,这些年蔡『yù』自问对夫人忠心耿耿,如今既然缘分尽了,只能怪蔡『yù』没有福分跟在夫人的身边,就此拜别,后会无期。”

    çœ‹å¾—出蔡『yù』心中非常的悲痛,毕竟被自家人所出卖,那种伤痛可是相当的深的,看着蔡『yù』离开的背影,听涛夫人不禁叹了口气。

    é©¬å¤§å¸…看着离开的蔡『yù』,嘴中笑着道“有趣,真是有趣啊,没想到这次前来竟然还有如此的收获,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æŒ‰ç…§å¬æ¶›å¤«äººçš„吩咐,尽管蔡『yù』心中有些不愿,可是也不得不带着马大帅前往赵硕几人所在的别院。

    è”¡ã€Žyù』心中不禁为赵硕几人感到担心起来,毕竟马大帅竟然能够*得一向强势的通天真人夫『fù』将他『jiāo』出来给马大帅一个『jiāo』代,那么马大帅就肯定不好招惹。

    è€Œèµµç¡•å‡ äººåˆæ€Žä¹ˆå¯èƒ½ä¼šæ˜¯é©¬å¤§å¸…的对手呢,也不知道马大帅到时候会怎么对付赵硕几人呢。

    è¿™ä¸ªæ—¶å€™èµµç¡•æ­£åŒè‹é’婵还有杨清慧两『nv』在那里一边用着美味佳肴一边欣赏着悦目的舞蹈。

    å¿½ç„¶ä¹‹é—´ï¼Œèµµç¡•çœ‰å¤´ä¸€æŒ‘,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è‹é’婵注意到了赵硕的神情变化,疑『huò』的道“赵硕,怎么了?”

    èµµç¡•å˜´è§’『lù』出一丝笑意道“没什么,不过是有客人上『©n』了”

    â€œå®¢äººï¼Œä»€ä¹ˆå®¢äººå•Šï¼Œæˆ‘们似乎没有邀请其他人吧。”

    è‹é’婵颇为不解的道。

    æ¨æ¸…慧不禁看向赵硕,心中沉思起来,这里可是通天饭庄,规矩可是相当严格的,可以说如果没有特意的传唤的话,就算是饭庄内的工作人员也是不可以随意进入这里的。

    è€Œèµµç¡•ç«Ÿç„¶è¯´æœ‰å®¢äººå‰æ¥ï¼Œä¸”不说赵硕是如何发现这一点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无视通天饭庄的规矩,径自进入到这别院当中呢。

    æ²¡æœ‰å¤šå¤§ä¸€ä¼šå„¿ï¼Œè”¡ã€Žyù』还有马大帅便出现在了赵硕几人的眼中,因为有了心里准备,所以说赵硕几人倒是没有如何的惊讶,就是杨清慧向着赵硕多看了一眼,心中猜测赵硕到底是如何知晓这二人的。

    èµµç¡•çœ‹äº†è”¡ã€Žyù』一眼,认出了蔡『yù』的身份,因此淡淡的道“蔡『yù』主管是吧,不知道此时前来,有何指教啊?”

    è”¡ã€Žyù』脸上『lù』出苦笑道“这位先生,实在是抱歉,我已经不是什么主管了,不是我要找几位,而是这位先生要寻几位。”

    èµµç¡•è¿™ä¸ªæ—¶å€™æ‰çœ‹å‘马大帅,仿佛是方才发现马大帅的存在,像是打量着一个普通人一般,赵硕开口道“这位先生,好像我们之间并不认识吧,不知道你来寻我们有什么事情呢”

    å´è¯´é©¬å¤§å¸…在看到了苏青婵还有杨清慧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此时听到赵硕同他说话,眼睛方才从两『nv』的身上转移到赵硕的身上。

    é©¬å¤§å¸…一屁股坐在一张石椅之上,口中道“他娘的,还别说,通天老鬼这家伙搞出来这些还真是不错呢,倒是一处享受的所在。”

    è§åˆ°é©¬å¤§å¸…没有理会自己,赵硕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看着马大帅。

    ä¸¤äººå°±é‚£ä¹ˆçš„僵持着,谁也没有主动的理会对方,过了会儿,赵硕干脆同苏青婵还有杨清慧两『nv』说笑起来。

    é©¬å¤§å¸…见到赵硕竟然如此不禁大为光火,忍不住的向着赵硕道“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给本大帅脸『sè』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è¯´ç€é©¬å¤§å¸…一巴掌拍在眼前的石桌之上,顿时那一张石桌在马大帅的手掌之下成了一片齑粉,若是换做是普通人的话,肯定会被马大帅那一巴掌的威力给吓坏,就算是跪地求饶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èµµç¡•æ²¡æœ‰è¢«é©¬å¤§å¸…给吓住,可是苏青婵却是惊讶的看着马大帅,赵硕心中暗暗的苦笑,自己都带着苏青婵腾云驾雾了,那个时候也没见苏青婵有多么的惊诧,可是现在马大帅不过是一巴掌拍碎一张石桌而已,苏青婵竟然一副惊诧的神情,这让赵硕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ä¸è¿‡èµµç¡•å´æ˜¯åšå‡ºä¸€å‰¯å¤§æƒŠå°æ€ªçš„模样,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脸惊诧的盯着马大帅叫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竟然将石桌给打碎了,难道说你会传说中的内功不成?”

    æœ¬æ¥ä»¥ä¸ºèµµç¡•ä¼šå°†è‡ªå·±å½“做神仙一般的,可是人家赵硕竟然说他那手段是凡俗之人修行的内功,这让马大帅有一种拳头打在了空气之中的感觉。

    å°±å¥½æ¯”自己分明是拿出了一块珍贵的翡翠,可是别人竟然说他拿出来的是染了『sè』剥离,这种郁闷感可想而知。

    è„¸ã€Žsè』一寒,马大帅冲着赵硕道“小子,先前是不是你同一伙人发生了冲突啊?”

    èµµç¡•ç‚¹äº†ç‚¹å¤´é““不错,那几个人真是败类啊,竟然在通天饭庄当中调戏我的『nv』伴,没有将他们给打个半死,已经是给饭庄面子的了”

    èµµç¡•è¯´ç€å‘蔡『yù』道“蔡小姐是吧,不知道那几个人如今怎么样了,贵饭庄有没有处置他们呢?”

    è”¡ã€Žyù』脸上『lù』出一丝苦笑,如果不是处置了那几个人的话,又怎么会招惹道身边的马大帅这尊大神啊。

    é©¬å¤§å¸…的脸『sè』有些不好看的道“小子,我就是那几个人的老祖宗”

    èµµç¡•ä¸€å‰¯å¤¸å¼ çš„模样道“啊,你就是那几个人的老祖宗啊,难道说打了小的就会来老的,看来这句话一点都不错啊。”

    é©¬å¤§å¸…这个时候如果还看不出赵硕这是在消遣自己的话,那他也枉自多活了这么些年了,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子给戏『nòng』了,马大帅气的哇哇大叫,伸出大手就向着赵硕抓了过来。

    è‹é’婵那不禁叫道“赵硕,小心啊。”

    è™½ç„¶è¯´çŸ¥é“赵硕有几分手段,可是她可是见到马大帅将一整张的石桌给打成齑粉的,如果那大手抓在人身上的话,恐怕可以将人的骨头都给抓断吧。

    èµµç¡•åŒæ ·ä¼¸æ‰‹å‘着马大帅抓过去,两人的手在空中相遇,如同握手一般,双手握在一起,马大帅脸上『lù』出得意的神『sè』,心中暗道赵硕可真是不知死活啊,难道就不知道自己一下子抓下去的话,完全可以将他的手给捏成一团吗。

    å¯æ˜¯å°±åœ¨é©¬å¤§å¸…慢慢发力,准备看着赵硕一脸痛苦的模样的时候,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的手就像是被老虎钳子给夹住了一般,一股剧痛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清晰的传入到马大帅的耳朵当中。

    é‚£ç«Ÿç„¶æ˜¯è‡ªå·±çš„手骨断裂的声音,马大帅真的是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这怎么可能呢,自己的手骨竟然被眼前的小子给捏碎了。自己可是堂堂的地仙啊,哪怕是同级别的存在也不可能捏碎他的手掌啊。

    èµµç¡•ä¸€è„¸ç¬‘意的看着马大帅,但是手上的劲道却是一点都不小,马大帅的那只手生生的被赵硕给捏的不成样子,只见马大帅面『sè』变得苍白无比,额头之上冷汗直冒。

    å€’也不愧是一个汉子,承受着如此大的痛苦,马大帅竟然没有发出一声痛呼声,只不过面部的表情却是显『lù』出马大帅是何等的痛苦。

    æ­£æ‰€è°“十指连心,更何况赵硕是一点点的发力将马大帅的一只手给捏碎,这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çŒ›çš„向前一送,马大帅不由自主的蹬蹬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如果说这个时候那些认识马大帅的人看到马大帅如此狼狈的情形的话,不知道会跌碎多少的眼镜呢。

    é©¬å¤§å¸…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另外一只手连忙点住『xùe』位,封住那只手臂之上的痛觉,如此马大帅方才感觉好受一些,只不过不管怎么样,马大帅方才是受到了一个相当刻骨铭心的教训。

    8

    ç¬¬äºŒæ›´ï¼Œæœ‰ã€Žhuā』砸『hu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