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红颜从来是祸水

小说:大道主 作者:飘荡的云 直达底部

    瞪了赵硕一眼,白蒹葭脸红红的道:“这几日倒是便宜你了,哼,不许你拿这事情笑我”

    赵硕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原来白蒹葭的意思是这几天几乎被自己给看了个遍,担心自己以后拿这种事情取笑她。

    赵硕嘿嘿直笑,伸手在白蒹葭的俏脸之摸了一把,只惹得白蒹葭娇呼不已。

    “这可是你说的哦,反正都是便宜我了,倒不如多便宜一些,遮遮掩掩的,你是不知道你有多么的诱人啊……”

    还没有等到赵硕一脸回味的将话说完就见白蒹葭又羞又怒的抓起什么东西就像赵硕给砸了过去,口中更是道:“无耻,下流……”

    以白蒹葭所受的教养,除了寥寥的几个骂人的词语,她也想不出什么不好的词语来形容赵硕,反正是被赵硕的厚脸皮给刺激的恨不得扑去狠狠的咬赵硕几口。

    当然白蒹葭还没有被赵硕给刺激的失去理智,赵硕不来占自己的便宜也就罢了,如果自己真的敢扑去的话,那岂不恰恰正如了赵硕的意那。

    只怕到那时在赵硕的嘴中,自己的举动就要被其给渲染成投怀送抱什么的。就算不是如此,也肯定会被赵硕趁机大占便宜。

    灵药谷之外,一行六人,这六人身穿着淡青色的衣服,衣袖之绣着统一的小剑,与先前阮左、阮右两人衣袖绣的差不了多少。

    六人脸色阴冷的看着地的大坑之中的两具尸体,虽然因为下葬的缘故有些面目全非,可是那身的衣服确实昭示着两具尸体生前的身份。

    其中一名眉心有道浅浅的剑痕的男子眼中闪过一道阴戾,声音森冷的道:“阮氏兄弟是找到了,可是却是两具尸体,在冲霄山,我堂堂冲霄宗的弟子竟然被人这么的害死,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剩下的五人闻言神情一震,脸露出狰狞的神色齐齐道:“杀,杀,杀,无论是什么人,敢伤我冲霄宗弟子,必将血债血偿!”

    见到师弟们的反应,冯全微微的点了点头道:“阮氏兄弟奉命前来灵药谷催缴少宗主的大婚贺礼,如今却陨落在此,此事定然与灵药谷脱不了干系,若是灵药谷不给我冲霄宗一个说法的话,定要让灵药谷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冯全六人修为最差的也是法相初期的修为,而冯全的修为更是达到了法相高阶,只是这一小队六人就可以比得冲霄山中大不多小门派所能够拥有的力量了。

    而冯全六人也不过是冲霄宗的内门弟子中极不起眼的一部分而已。

    如果是平日里的话,莫说是只失踪几天的时间,就是大半年的时间也未必会引起冲霄山的注意,可”

    冯全挥了挥手道:“大家进去!”

    却说姜素卿进入到房间之中,寻到赵硕的时候,赵硕刚好被白蒹葭给赶出来,白蒹葭去换衣服,而赵硕正一脸无趣的站在那里,见到姜素卿慌慌张张的过来,赵硕讶异的道:“这是怎么了?”

    姜素卿深吸一口气道:“赵大哥,冲霄宗的人来了,他们……他们似乎发现咱们杀了他们的人,咱们该怎么办啊?”

    赵硕撇了撇嘴道:“真是奇怪了,这些宗门的反应一向不是很慢吗,怎么这次这么快,这才几天的时间啊,竟然就派人前来查探了”

    神念放开,立刻冯全六人就被赵硕给感应到,当见到来的人竟然是六名法相期修者的时候,赵硕轻笑道:“呵呵,真看不出,冲霄宗的实力还不算差,一下子就派出了六名法相期的修者,难道他们就不知道你们灵药谷的底细吗”

    姜素卿脸微微一红,一脸尴尬的道:“他们这似乎并不是以我们灵药谷为目标的,不然随便一个人都能够将我们灵药谷夷为平地。”

    赵硕摩挲着下巴,忽然眼睛一亮道:“随我去看看,竟然有不怕死的进来了”

    跟在赵硕的身后,姜素卿脸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浑然没有一点畏惧的神色。

    赵硕口中不怕死的自然就是扛着铁棍的李铁,当李铁身后的房门被赵硕关的时候,李铁立刻一脸的戒备,当赵硕与姜素卿出现的时候,李铁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盯着赵硕,脸露出不解的神色道:“是你杀了阮氏兄弟吗?”

    微微的愣了一下,赵硕点了点头道:“如果你说的是那两个废物的话,那应该就是我杀的了,怎么,难道说你想要为他们报仇不成?”

    李铁不屑的道:“我可没有兴趣为他们报仇,只要你将你身边的这女子交给我,那么我可以做主饶你一条性命”

    赵硕闻言不禁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姜素卿道:“素卿,听到没有,他想要抓你呢,你说我该不该将你交出去呢?”

    姜素卿见到赵硕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不禁道:“赵大哥,人家听你的,你要是将素卿交给他们的话,那么素卿也无话可说”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道:“赵硕,你要是真的闲着无聊的话就去修炼,欺负人家小姑娘很有趣吗”

    一袭劲装的白蒹葭走了过来,那凸凹有致的身段只看的赵硕差点流出口水来。

    赵硕可是第一次见到白蒹葭穿着如此的劲装,两眼放光的盯着白蒹葭只看,看那模样似乎要将白蒹葭给吞到肚子里去。

    还别说白蒹葭的打扮真的很吸引人的目光,这不,李铁都不禁盯着白蒹葭看了起来,那情形只比赵硕好那么一点。

    李铁眼睛一亮,大手一挥道:“老天开眼啊,没想到这小小的山谷竟然还藏有两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看来我这次是走运了”

    赵硕淡淡的看了李铁一眼道:“哦,难不成你要抓她们两个不成?”

    李铁看白痴似地看着赵硕道:“小子,刚才就告诉你了,最好识相一些,我们冲霄宗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

    赵硕看了轻笑不已的白蒹葭还有姜素卿道:“你们说是不是这些出身大门派的人都是这么和人说话的?”

    李铁如何听不出赵硕话语之中对冲霄宗的讽刺的意味,顿时眼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机,手中的铁棍狠狠的朝着地砸了一下,立刻以铁棍为中心地面之出现一道道的裂纹。

    “小子,看来你是真的想找死了”

    赵硕看了李铁一眼,伸手向着李铁虚空一抓,立刻将满脸震惊的李铁给抓在手中。

    李铁心中别提多么的震惊了,就是这时脸依然布满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一尊法相从李铁身射出,只见一头青狼张开大口直扑而来,赵硕抬脚就是一下,眨眼之间,一尊法相就被赵硕给踢爆。

    足足一个境界的差距,李铁又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自然奈何不得赵硕。

    见到赵硕轻而易举的就将自己的一尊法相给打爆,李铁心中大惊,他不过是只有一尊法相,如今法相被打爆,如果连本尊都被杀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赵硕正要将其给打杀了,忽然听白蒹葭道:“赵硕,先别杀他,留着它还有用,等下你大可以从这些人的口中询问一下看看山的那位赵鸾是不是你的小妹”

    眼睛一亮,赵硕道:“你不说我还忘了呢,先让他多活一会儿,待我将外面的那些人抓住再说”

    就在冯全几人走进竹楼的时候,原本紧闭的房门忽然之间打开,赵硕大踏步的从竹楼走出,立刻就吸引住了冯全等人的目光,不过很快几人的目光就转移到了白蒹葭和姜素卿两女的身,实在是两女太过光彩照人了。

    见到两女抢了自己的风头,或者说是冯全几人竟然如此的不警觉,赵硕不禁叹了口气道:“就如此的心性修为,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修炼到法相期的”

    赵硕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以白蒹葭和姜素卿两女的容貌,莫说是法相期,就算是神通期、归一期的修者,陡然之间见到的话,恐怕一样会为之失神,也只有赵硕看的习惯了,这才没有觉得什么惊艳的,他也不想一想当初第一次见到白蒹葭的时候,还不是盯着人家直看。

    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噗通、噗通,等到冯全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闪过当头落下的巴掌的时候,除了冯全之外,其他的四人已经全部的倒在地,连挣扎的力道都没有,一看就知道是被赵硕封禁了全身的力量。

    倒吸一口凉气,冯全手一挥,立刻一把戒尺出现在冯全的手中,那戒尺直直的向着赵硕打了过来。

    赵硕心念一动,九子鬼母阴阳剑立刻卷起一片炫目的剑光,叮叮当当的响声中,冯全脸一阵红一阵白,一口一口的鲜血从口中喷出,地更是出现一段一段的戒尺,不正是被斩断了的戒尺吗。

    等到冯全的法宝被完全斩断之后,赵硕伸手在受创颇深的冯全肩膀之拍了一下,冯全身子一僵,整个人一屁股坐在地,脸苍白一片,眼中尽是绝望的神色,震惊的看着如没事的人一般的赵硕。

    伸手一招,九子鬼母阴阳剑没入体内消失不见,轻蔑的看着坐倒在地的冯全,赵硕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淡淡的道:“想来你应该是冲霄宗的人,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呢?”

    「新架了啊,请大家多多支持,能订阅的就订阅,有鲜花一定要砸,花花可是爆发的动力啊,至少爆发三十万字哦,让花花来的更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