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只为伊人(修改)

小说:大道主 作者:飘荡的云 直达底部

    赵硕心头一酸,低头默默的吃饭,低头的瞬间,赵硕分明看到楚秀眼中闪过的泪光。

    不知道为什么,赵硕脑海之中竟然没有关于父亲的一点记忆,不过赵硕也没放在心,毕竟他得到的记忆有很多都遗失了,记不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母亲,大哥呢?”

    赵硕将饭碗一推,看着轻嚼慢咽,朴素端庄的楚秀道。

    楚秀微微一笑道:“你大哥去海边了,他要打捞海鱼挣钱,不然你和小鸾怎么进行星图开窍”

    一旁的赵鸾撇了撇小嘴道:“母亲,城里面的那些商人都是拿普通的传承星图进行开窍,如此一来修行速度却是比那些人级传承星图进行开窍的人慢了许多,更不要说地级、天级还有传说中的荒古传承星图了”

    听了赵鸾的话,楚秀苦笑道:“我家鸾儿心气傲着呢,可是进行星图开窍最佳的年龄段是在十岁至十六岁之间,超过十六岁的话,周身窍穴就会慢慢的老化拥堵,越发的难以贯通,你们的资质并没有好到让那些宗门接收的程度,娘亲也不想你们进行大众化的开灵窍,可是娘亲却没有能力……”

    说着楚秀眼中晶莹的泪珠滚落,赵硕见了心中一颤,忙道:“母亲,您不用自责的,像大哥那样进行普通的星图开窍也没有什么的啊,只要努力修炼,也不是没有变强的希望,再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切随缘!”

    赵鸾见状忙道:“母亲,您别伤心,鸾儿不过是说说而已,二哥说的对,该怎么样,命里注定了的!”

    好不容易劝住了楚秀,赵硕与赵鸾帮着收拾了碗筷便被楚秀催着出了家门。

    赵鸾脸带着一丝自责道:“二哥,刚才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娘亲也不会那么自责了”

    赵硕拍了拍赵鸾的脑袋笑了笑道:“傻丫头,别那么说,就是二哥也经常想着能够得到地级甚至天级的传承星图来开灵窍,可是咱们不是那些古老的世家和宗门,没有那个命的”

    赵鸾听赵硕这么一说,吐了吐舌头脆声道:“原来二哥也经常做白日梦啊”

    赵硕只是微微一笑,心中却是不平静,虽然记忆残缺不全,甚至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清晰的了解,但是赵硕也能够想到那星图传承对于一个有志修炼的人的重要性。

    在赵硕看来那传承星图开灵巧,所开灵窍的大小同样有等级的划分,就算是天赋异禀,所开灵窍却奇差无比,就像是让一个天才修炼下九流的秘籍,想来成就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而这里的传承星图就相当于一种可以改变先天资质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比那所谓的秘籍还要珍贵许多,因为只有得到传承星图开灵窍,灵窍大开方才能进行修炼,将会拥有莫大的能力,翻江倒海、腾云驾雾、摩星拿月,长生不死根本就不在话下。

    模模糊糊的明白这些之后,原本还有些不太在意的赵硕心跳不由的加速,脑海之中不禁幻想着有朝一日成为亘古不朽的存在,尤其是一点让赵硕心动不已,那就是只要变得强大起来,肯定能够找到回去的办法。

    “青蝉,我的青蝉,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会想办法成为强大的存在,只为能够再闻一闻你的味道,看一看你的笑容,听一听哪怕是唠叨声也好……”

    忽然之间,赵硕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下,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回归现实的赵硕不禁心中苦笑,看来自己并不是没有**啊,不然的话怎么会想着得到强大的星图开窍,竟然白日做梦起来。

    “二哥,你嘀咕什么呢,什么青蝉啊?”

    赵硕尴尬的笑了笑道:“没什么”

    赵鸾没有多问,眼睛一亮道:“咱们到了!”

    赵硕抬头看去,只见一片古朴的院落正出现在面前,不少像他们这般大小的少年正陆续的走进一处处的小院中,赵硕明白,这里就是学堂了。

    凭借着记忆,赵硕走进学馆之中,坐在自己的座位之,没有过多久,学馆之中坐无空席,一名老者飘然而来,当从赵硕身边经过的时候,赵硕不禁精神一振,只见这老者轻飘飘的,如同鬼魅一般,脚踏虚空,竟然足不沾地的走过。

    这是何等的本事,虽然了解到这里的人进行修炼会强大无匹,可是没有见到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但是现在一名老者就在自己的面前足踏虚空而过,带给赵硕的绝对是触及灵魂的震撼,让赵硕深刻的明白这是一个何等神奇的地方。

    “故老相传,荒古世界乃古神人开辟,本源大陆为天眷顾之福地,大陆其大无边,星空无尽,正应天圆地方之说……”

    听到这里,赵硕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天圆地方,作为天文学科的硕士生,若是连天圆地方的说法是对是错都不清楚的话,那岂不是枉自读了那么多年的。

    微微的摇了摇头,怜悯的看了一眼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同学,虽然这里的人通过修炼可以变得强大无比,但是仍然像地球古时的那些人一般不知道脚下的大地其实是圆的。

    站在那里的老者被赵硕的笑声打断,充满睿智的目光落在赵硕的身道:“赵硕,方才为何无故发笑,难道老夫有什么地方讲的不对吗?”

    同赵硕不对付的陈天贵不禁讥笑道:“夫子,赵硕方才无故发笑,颇为无礼,当逐出学馆,以正风纪”

    赵硕闻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本来同陈天贵之间的纠葛是过去那个赵硕的事情,他并不怎么在意,但是如今陈天贵如此的咄咄人,竟然想要夫子将自己逐出学馆,用心当真险恶,虽然他也没有继续深造下去的打算。

    深吸一口气,赵硕看着夫子道:“夫子,赵硕并非无故发笑、目无尊长”

    夫子微微点头道:“既如此,你且说来,方才为何发笑?”

    赵硕正色道:“夫子岂不知天圆地方之说乃是大大的谬论吗,虽然看似大地平坦一片,但是这大地其实乃是一个圆球而已……”

    赵硕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解说着,好像是要将众人带出迷茫的智者一般却不料听了赵硕的话,众人脸露出古怪的神色,只见陈天贵看傻子似地看着赵硕,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拍着面前的桌子道:“难不成赵硕的脑袋进水了不成,怎么说出这般的胡话来,谁不知本源大陆其大无边无际,古无数道主陨落,遗骸所化山川大陆并入本源大陆,或许其他的星辰之天圆地方是错的,可是在本源大陆,天圆地方却是再正确不过的至理名言”

    这时赵硕察觉到众人那种看傻子似地目光不禁脸火辣辣的,老天,这个鬼地方真是不可以常理看待,只怪自己没有得到这方面的记忆,不然也不用丢这么大的人了。

    如此常识性的东西想来谁都知道,自己如今所犯的错如就如同在地球,一个人在课堂当着老师还有学生的面说脚下的大地是方的。

    那啥,新期间啊,收藏养着,有票积极的砸